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03日

  第47章:马家洼村

  司机笑了:“吴家沟曾经过了。”

  我很奇异:“我底子没见过路旁有人家,怎样就过了?”

  司机说:“下一站是马家洼。”我不敢再多问,只好等着他驶到这个叫马家洼的处所。

  大约开了十几分钟,司机慢慢把车停下:“马家洼到了。”我看到路右侧是一片村庄,只要几户人家亮着灯。没此外法子,我只好下了车,筹算到村里某户人家里住到天亮,再想法子考虑回家的事。

  打开车门,我问司机:“几多钱?”

  司机身体右倾,伸手把车门关上,径直开车就走了。我心里发毛,看着出租车越驶越远,消逝在夜色中,只好走向马家洼。村路凹凸不服,路左侧是个水塘,旁边站着一个年轻小伙,眼睛看着水面,满身水淋淋的,顺着衣服不断地往下滴水。我走过去问:“打听一下,这是马家洼吗?”

  那年轻小伙回头看着我,脸色出格惊讶。我心想是通俗话不敷尺度?就又问了一遍。小伙点点头,我顺着村路朝村子走去,那年轻小伙目送着我。走出几十米,我不由得回头,发觉他还在盯着我看。

  进了村,我走到一户亮着灯的人家院外,抬手啪啪地拍木板门。拍了十几下,才听到院里传出开房门和走路的声音,大门打开,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门内,上下端详着我,脸上满是迷惑的脸色。我问:“大婶,我家住在市内,迷路了,能在您这借宿一晚不?如果其实没处所睡,院子里的地面我也能睡,给个褥子盖就行。”

  中年妇女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,点点头把我让进院里。院子很清洁,但没有井,只要一个石头方桌,和四个石墩子。她问:“你多大了?”

  我心想借宿还要问春秋,就告诉她我本年二十九。中年妇女叹了口吻:“可惜了。”没等我细问,她又说:“屋里住的是我爹妈和我姐姐,不太便利让你进屋,那就在院子里凑合凑合。我这的被褥不克不及让你盖,对你欠好,归正此刻是炎天,对于一下吧。”

  我只能说好,中年妇女抱出一卷凉席,铺在院子的地面上,本人进屋去了。好在此刻恰是盛夏,要否则这夜还真忧伤。我躺在凉席上,回忆起今晚的这些履历,总感觉阿谁出租车司机很离奇。这时,从院别传来一阵脚步声,到院门口停住,有人啪啪叫门。中年妇女从屋里出来,问是谁。

  门外有个汉子的声声响起:“送工具的。”

  中年妇女赶紧打开院门,外面有人扔进一捆工具,回身走了,中年妇女关好院门,抱起那捆工具,欢快地跑到院子地方的石桌前,将工具放在桌上。从屋里又走出三小我:一对老汉妻和另一名看上去更老些的中年妇女,孔殷地问:“真送来了?”

  中年妇女笑着点点头,四小我坐在石墩子上,拆开这捆工具,有糕点、香蕉、米饭和苹果等工具,全都是吃的。四人边翻找边吃,仿佛一成天没吃饭。那位老头正风卷残云地吃着一块蛋糕,侧头看到我之后,他大惊,差点没噎着,指着我问:“他怎、怎样进来的?”

  “说是迷路了。”中年妇女边吃边说。

  老太太看了看我:“真爱慕他。”

  那老头说:“别让他走了,这机遇可真罕见啊。”

  中年妇女摇摇头:“这欠好吧?”

  更老的中年妇女说:“有什么欠好?谁想永久封在这里?”

  中年妇女瞪了她一眼:“姐,你快吃吧!一年就能吃到四次,还堵不上嘴!”更老的中年妇女不再措辞,四人继续吃。

  我还哪敢睡觉?眼睛紧盯着这四小我。那更老的中年妇女举起一个苹果,笑着对我说:“你也饿了?给你吃。”

  中年妇女赶紧阻拦:“别闹了,他哪能吃这个,如果吃了,那可就真得留下了!”四小我哈哈大笑。

  四小我吃完工具,称心满意地进了屋,不再出来。我躺在凉席上,正在回忆适才阿谁四小我的话,突然大门附近的墙头冒出一个脑袋,就是适才在村口碰到的小伙。这小伙身上还在滴水,从墙壁流到地上,他吃力地爬上墙头,眼睛紧盯着我,仿佛是冲着我来的。这时屋里窗户打开,那中年妇女喊了句:“滚开!”

  那小伙吓到手没扶住,从墙上摔了下去,发出闷响,看来摔得不轻。我也不敢躺了,小心翼翼地坐在凉席上,满身颤栗。一面困得要死,一面却因惊骇而睡不着,这感受几乎不是人受的。

 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,我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,感应头出格疼。天曾经放亮,面前站着一个拎着土篮子的老头,满脸惊诧地看着我。我摆布看看,本人竟然靠坐在一座坟头,四周满是坟包。我吓得弹起来,把那老头吓了一大跳,他举起手里的镰刀,双手直颤抖。

  我赶紧说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那老头反问:“你这人咋回事,怎样在坟地里睡觉?”

  我摸着痛苦悲伤不止的脑袋,问老头这里是什么处所,是不是马家洼。老头说没错,但村庄还得往前走,这里是附近几个村的共用坟地。老头似乎很有经验,问我是不是昨晚走夜路来着,我只好实说走错了路,看到这里有村庄还亮灯,就过来了。

  老头严重地问:“你没吃他们的工具吧?”

  我说没有,没敢吃。老头点了点头:“好在你没吃,头几年有个本村的愣小子,为了省几块钱车钱,非要从于洪区当局走回家,成果三更碰到鬼,还吃了他们的工具。这不就把脑子给吃坏了吗?到此刻仍是个傻子。”

  我后背一阵阵发凉,心想幸亏昨晚什么也没吃。跟在老头后面,我来到了真正的马家洼,村里有不少村民要开农用三轮车去市区买菜,那老头的儿子也是,我搭着顺风车,这才回到市区。回抵家的时候,父母问我昨晚去哪了,也不说一声。我推说几个同窗连夜叫我去打麻将。

  躺在床上,我的头仍然阵阵痛苦悲伤,后背肌肉发紧,就像压着三座大山似的不恬逸。吃了早饭勉强又睡了一会儿觉,将近醒的时候,却怎样也爬不起来。门开了,我的眼角余光能看到爸妈从客堂走来走去,这时有个老头走进我的卧室,我还在想这是谁,家里来客人了?

  那老头走得很慢,站在我床头不动了,眼睛盯着我,又伸出双手摸我的身体。我很生气,但身体丝毫动弹不得,老头摸了一会儿,慢慢爬上床,说是爬,其实该当是漂上床的,仿佛他的体内满是空气。我害怕极了,想伸腿把他踢下去,但脚上几回再三用劲,却怎样也动弹不了。急得我大呼大叫,光长嘴说不出话来。老头笑着漂在空中,身体挺直,慢慢向我身上压去。我疯狂地想推开他,气喘如牛,老头的身体压在我身上,极其繁重,我感觉要梗塞了,认识也起头恍惚,耳边传来一个声音:“别人看不到的,你能……你都看到了吧?都看到了吧……”

  我大叫着从床上坐起来,我爸正端了一盘葡萄想给我送进屋,被我的喊声吓到手一抖,盘子摔得破坏。我妈赶紧跑过来问,我满头是汗,大口喘息,半天才缓过来,推说做了个恶梦。大要过了半个小时,心慌的症状才慢慢消逝,但脑子里就像有一团浆糊似的,说不出的难受。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紫幽阁

  由紫幽阁供给手艺支撑

(编辑:admin)
http://spokespeak.com/sw/49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