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寻潘家陡 ┃ 作者丁丽萍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4日

  原题目:探索潘家陡 ┃ 作者丁丽萍

  看了北京一夜的《雨走潘家陡》一文,忍不住生出看望杨梅之乡的念头,玲姐甘愿充任车伕,相约去梅乡一行……

  图文作者 ▏丁丽萍

  蒙蒙细雨中,我们踏进了上虞的半只书厢……潘家陡,公然如文中所说,四处充满了古味。

  一条老街依小溪而存,老墙门虽然残破了,但精彩的雕镂印记取汗青的踪迹。小小的刻刀下,仿佛是一个生命绽铺开来。就如灵光闪现,将着一些灵气全凝在矫捷的刀影里。

  镶嵌在陈旧砖石建筑布局中的石窗,设想漂亮、造型古朴、雕琢精细,很是惹人瞩目。石窗是用赭色的石块雕镂而成,大都呈长方形,厚约4厘米。石窗不单美妙,并且适用。那些被雕镂镂空的石窗,既能够采光、通风,还能防火、防盗呢!虽然残破不全了,可是见证了汗青的沧桑。古石窗表示人民的聪慧和才干,是保守文化的瑰宝!

  一扇丰年代感的厚重木门被一把锁紧舒展住,大概里面的人早已离去,再也不会有太多的机遇打开这陈朽的木门。哪怕是还留在这里的人们,也不会像畴前那样简单的糊口。岁月蹁跹,而轻风苍凉,光阴微寒,而衣裳薄长。在日复一日的守望中期待。

  一条清亮见底的小溪从老街两头穿过,一位大姐正在门前洗衣服,看着清亮的小溪水,我和玲姐不由得与她扳话起来。

  老屋与水相伴,一泓溪水从老屋下面潺潺流过,带走了几多或峥嵘或艰苦的旧事,剩下的只是那种日子里的泛泛。

  细雨中,我俩继续逆溪流而行,幽静的老胡衕,古旧的老台门,有序堆砌的围墙,无不显示世外桃源般的田园气味……

  不知不觉中,感受面前豁然开畅,一口古朴的四方井呈此刻我们面前,俩人仓猝奔过去细心查看。一侧的井边“群力井”三个字跃入眼皮。另一侧下方还有二行字,可怜俩人目不识丁,认了半天也认不全,真是汗颜啊……

  井边的石阶也是古旧之物,曾经被岁月洗刷得滑腻非常。

  而这口井的对面竟然还有一口一模一样的四方井,这才是真正的古井。这口古井里的水是从孝闻岭标的目的流过来的,新井之水则来历自于铰剪岭。井中的水清亮透亮,旁边的石墩子摸上去滑溜溜的,四周的台阶已然斑驳,布满青苔,那是岁月的沉淀。

  古井概况上看起来是一圈死水,静静的不管风来不来,它都不起波涛,路人走过时,都不会多看它一眼。可是,有一天当你渴了,掬上来的水竟是那么的清,清可见底,而那井水的味道,甜美得让你魂儿出窍。古井的达观与超脱更给人以心灵的震动。

  看完古井正预备分开,耳边隐约传来流水潺潺声,循声而去,一条补缀的划一的小溪从山边慢慢流滴下来。出于猎奇心,俩人迎溪而上,纷歧会儿就到了一条堤坝上。这里真是别有洞天啊,一个不大的水塘静静地躺在山脚边,塘水清新透亮,远处倒影成黛绿色,忍不住神清气爽。

 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地,正在考虑朝何方而去。一个大姐过来问,你们在干嘛呀?我们笑着答随便逛逛逛逛。大姐热心的引见说,前面有一眼山泉值得一看,随后巴巴的领着我们。真是不看不晓得,一看吓一跳,怎样会有这么纯天然的一汪清泉呢。一个半圆形的小水塘,塘边长满了小草,泉水清清,一个鹤发婆婆正在洗工具。我不由得走下去,撩起一把泉水。呀,真奇异,这么冷的天,这泉水竟然是温温的,那是一种舒心的温暖。

  从热心大姐的絮絮不休中晓得,她娘家在丰惠创业后山,得知我们也是丰惠镇上人,她显得愈加兴奋,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。大有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之感。这可能与村庄里人少相关吧,好不容易碰着老家人高兴极了。随后又领着我们去了另一口大井,引见说这是以前吃的用水。这也是一口方井,井水清澈,真想掬一捧试试,终因天太冷不敢测验考试。

  反转展转路上,碰着了一个九十一岁的老奶奶,白叟家思绪清晰,笑着问我们在玩啊。脸上全是慈祥的笑容,这是一个白叟家真正的恬静与从容。

  雨巷的青石板泛着雪白的亮光,斑驳的墙壁,带着青苔的石墩,砌在墙基的条石,石缝中顽强发展的生命力,残败废墟中的汪星人。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平静,潘家陡的这份平和平静,源自于他本身的这份山川之静美。

  潘家陡探索即将竣事,汪星人舍不得我分开,紧紧的跟从在后面。也许是我身上留有汪星人的气息,一只小汪围着我戏耍玩乐可爱极了。

  潘家陡,一个古朴纯挚的小山村,待到来岁杨梅红,再次寻觅那份如梦的感受……

  丁丽萍:1966年出生,结业于丰惠中学,丰惠供销社工作,现已退休。

  - END -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(编辑:admin)
http://spokespeak.com/spj/280/